• 中华签名网-免费签名设计生成
  • 刀鱼越来越少渔民陷入困境

    发布日期:2022-05-11 07:20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    “扬子江头雪作涛,纤鳞泼泼形如刀。”每年清明前后上市的刀鱼是长江渔民们的重要经济收入来源,但近年来刀鱼的产量连续锐减,今年3月初开捕以来,渔民们甚至连续几天捕不到一条刀鱼。“刀鱼荒”再次敲响了长江渔业资源枯竭的警钟,同时,它也折射出渔民们尴尬的生存状态。

      连续遭遇“白皮”的渔民绝非汤树宽一人,在中兴港渔区,今年开捕以来一条刀鱼也没捕到的渔民大有人在。张家港海洋渔业公司经理顾正云提供了一个统计数据:今年3月1日以来,平均每条渔船每天只能捕到一两刀鱼。汤树宽回忆说,在20年前,3月份刀鱼渔汛期,他曾经一天就捕到了40多斤刀鱼。但现在,刀鱼已接近绝迹。

      张家港拥有70公里左右的长江岸线,其中可以捕捞刀鱼的作业水域约30公里,眼下,100多条渔船正在这一带江面上进行着一场十分激烈的刀鱼争夺战。据悉,大新港由于捕捞刀鱼的渔船过于密集,有关部门不得不推出排队轮流作业制度,规定在同一水域前后两条渔船的下网时间必须隔开半小时以上。在这片江面上,除了张家港本地的渔船,还有来自常州、江阴、苏北,甚至安徽、山东的渔船。“战火”一直烧到了长江口。在崇明岛附近,刀鱼遭到了第一道“阻击”,仅在这里,刚从海里进入长江还没来得及喘息片刻的刀鱼就被捕捞了十之七八;过了崇明,又有海门、太仓等地的“重重关卡”,能够历经艰险进入张家港水域的刀鱼已屈指可数;再往上游到江阴、靖江一带,就几乎没有刀鱼了。

      刀鱼为啥越来越少?对于这个问题,顾正云做了解答。首先是环境污染。顾正云说,刀鱼是一种十分“娇气”的鱼,水环境稍有改变就不能适应,而每年整个流域进入长江的污水多达上亿吨。记者了解到,中兴港的下游不远处,就是一片化学工业园。

      渔民们过度捕捞也正在自己砸自己的饭碗。据介绍,在一些水域,国家明令禁止的非法渔具仍在使用,极个别的江段,甚至有上百张渔网一字排开,形成一道密不透风的“防火墙”。“越少越贵,越贵越少,”顾正云说,目前刀鱼经济已经进入了这样的一个恶性循环的怪圈。另外,长江岸线的大规模开发、上游水利工程的兴建,也在客观上对刀鱼的生存环境造成了破坏。据悉,与刀鱼齐名的鲥鱼,早在六七年前就已基本绝迹。

      汤树宽夫妇的生计几乎全部依赖刀鱼,每年3月,是决定他家全年经济收入的关键时期。最近两年来,汤树宽的经济状况日益窘迫,这与刀鱼产量的逐年递减有着直接的关系。“现在捕刀鱼就像赌博,压中一注是一注。”渔民老沈说,最近两天天气也不帮忙,刮西北风,潮水不大,这一波渔汛基本上没多大“花头”了,现在看来只能“压”清明了。清明之后将是休渔期,老沈说这段时间除了国家补贴之外基本就没有收入了。

      汤树宽和老沈的捕鱼手艺都是祖上传下来的,他俩以前是张家港海洋渔业公司的职工,下岗后自己单干,像他们这样的渔民总共有223户。渔业公司经理顾正云介绍,和陆上居民相比,这些渔民们的生活很困难。汤树宽家去年的总收入约1万元,在这群渔民中算是比较好的,目前,渔业公司的渔民中低保户有17户,徘徊在低保边缘的也有不少。

      刀鱼越捕越少,竞争越来越激烈,作业区域面积日渐萎缩,劳动能力越来越弱,渔民们的生存,正如刀鱼一样一步步地走向困境。无刀鱼可捕——这意味着,汤树宽这辈人,可能将是长江边上的末代渔民。(新民晚报)